欢迎光临法治中国廉政网视! 今天是:
监督热线:010-63379766

民生在线当前位置:首页-民生在线

向父亲汇报

2021/6/2 16:40:51 来源: 青年文学家   作者:史海征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年了,从最初的血雨腥风到建国之后如火如荼的伟大的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中国共产党走过了艰难困苦的曲折历程,我家也和着祖国的党的命运起起伏伏。父亲已经去世17年了,父亲在世时最大的愿望就是加入中国共产党,然而直到父亲去世,这一愿望都没有实现。在父亲病危时,我陪在他的身边,父亲还叮嘱我,要带好这个家,要教育好我的孩子和兄弟姐妹的孩子们,让他们健康的成长,并且,只要有机会,一定要让他们加入中国共产党。父亲之所以嘱托我,因为我知道父亲的心愿,在读中专时,一直努力学习,在加入学生会后,积极努力工作,因为表现优秀,在中专时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这也是父亲一直引以为自豪的事情,当时,我是这个家庭里唯一的党员。父亲去世那年我的孩子才十一岁,弟弟妹妹家的孩子就更小了,我于是以一个长者的身份,不断的对孩子们进行着教育和鼓励,希望他们都能够加入到党组织中来,要想实现这个愿望,那就要努力学习,积极表现,热爱祖国,忠于人民,忠于中国共产党。孩子们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我的孩子在大学期间,就已经入党并成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在大学毕业后考上了大学生村官,两年后考取河北省委选调生,进入政府工作,而且工作很努力,受到了单位领导的一致好评。弟弟家的侄子在大连医学院上学,也是在大学期间担任学生会干部,被评为大连十佳青年,成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而且因为成绩优异,在校表现优秀,被保送到上海医科大学读研究生。妹妹家的外甥女就读于中央民族大学,在校入党,毕业时已经是中共预备党员了,后来自主创业,如今在北京生意做得很好。妹妹家的外甥在天津读大学,也已经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因为表现优秀,也已经是入党积极分子了。平时,我读到了好的文章,就会发到家庭群和大家一起分享,读到哪篇文章认为适合哪个孩子就单独发给他们,然后和他们交流分享,哪个孩子思想上有了什么疑惑我也会及时予以解答和交流,在逢年过节或者老妈生日的时候,凡有聚会的机会,我都会适时地,不厌其烦的向他们灌输积极向上的东西,让他们在任何时候都能像总书记说的那样,守得住初心,任何时候都要记得自己是谁,自己需要什么,自己该如何做。虽然我们没有经过党内选举,但是作为家庭支部书记,我也是被默许了的。父亲为什么如此执着的希望加入中国共产党呢?因为父亲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党的伟大,是党让全国人民扬眉吐气,是党让父亲和我们过上了好日子。父亲原籍蓟县,是富农,当时父亲的爷爷靠做货郎起家,逐渐的买房置地,到土地改革的时候,刚好够划成富农的。父亲说,虽然家里有房有地,但是舍不得雇长工,都是祖爷爷和爷爷们自己干,而且舍不得吃好的,那时的日子也是苦哈哈的。父亲最早对共产党的印象是小时候,一次清晨,听得噼噼啪啪的枪响,奶奶去开院门,从外面闯入几个人,只说不要声张,把手里的短枪插入奶奶家的荷花缸里,然后翻院墙向东钻入庄稼地里。日本鬼子来奶奶家的院子里搜了一阵子,没有发现什么就走了,这一切,父亲亲眼所见。天黑时,有人来取枪,父亲轻声的问你们是什么人呢?来人拍了拍父亲的肩头说,我们是共产党,是打鬼子的,是为了全天下的老百姓都过上好日子的人,父亲似懂非懂。


由于成份高,也由于父亲得了小儿麻痹症,娶妻受到了影响,31岁时才入赘到我家,他向党组织提出过三次申请,都被回绝了。我小时候我家是典型的人多劳少,我们生产队又经营的不好,于是我家欠了生产队很多钱,那时候很少有不欠生产队钱的,只是我家当时人口最多最穷,于是欠钱也是大户。大队组织社员大会,选定父亲上台发言,表态一定还清欠款,而且说出还款方案。一会儿,一大群人去我家,赶走了圈里的猪,牵走了拴在栏上的羊,推走了手推车,自行车,抬走了陪伴父亲多年的缝纫机,砍伐了我家三棵两人都不能合抱的笔管条直的大榆树,那上面可是有鹂鸟窝的,还有一棵大槐树,两颗臭椿树,全部归了生产队。父亲是个残疾人,自行车,可是他的一条腿啊。看到那么多陪伴我们成长的大树瞬时就消失了,我们全家人一起哭。之后,父亲病倒了,喝了四十多服中药才缓过来。我家又买了两头小猪,父亲像伺候孩子一样精心的喂养着他们,生产队的欠款还上了,我的家变得一贫如洗,四壁皆空。那时爸爸向大队党支部申请入党,大队书记说,按说在这次清欠行动中你做的很好,但是你的家庭成分不行。可我已经离开了那个家,我现在的家是下中农啊。修上关水库的时候,各个生产队都要出义务工,父亲带上他的大徒弟就是我的大姐,带上他新买的旧缝纫机,为工人们缝补衣裳,三年啊,父亲和大姐为了让工人们穿的干净整洁,不分白天黑夜的踏着缝纫机,受到了工人和连部领导的一致好评,当水库大坝合围,水库开闸放水的时候,父亲又一次向连队支部申请,连部领导为难的告诉父亲,你的出身恐怕是不行的,于是父亲又一次败了下来。第三次就是81年散社,父亲在我村最早感受到了改革开放的讯息,父亲去平泉,宽城等地的大山里买来瘦牛,大哥当时已经不上学了,大哥成了牛倌儿,因为分田到户,牲畜严重不足,我家的耕牛那时已经成群,于是卖上了好价钱,父亲有了第一桶金。后来父亲创办服装裁剪学校,加工服装自产自销,加工水泥瓦,开榨油坊,购买打卖机和拖拉机,开木器厂。成了我村第一个万元户,而且,父亲又一次登上了大队全村社员大会的讲台发言,向社员们介绍我家的致富经验。在全县的三级干部大会上,父亲也做了发言,而且县委领导们为他戴上了大红花。之后父亲又一次向大队党支部提出了申请,希望加入中国共产党,但是还是因为出身和年龄,父亲还是没能如愿,直到去世,没能入党成为了他的终生遗憾。父亲啊,我们的日子在党的领导下过的越来越好了,我们生活的环境变得越来越美了,我们的祖国变得越来越强大了。放心吧,你的孩子们都很争气,他们都在各自的岗位上,为党,为社会,为做着贡献,我这个支部书记一定当好,您在九泉之下放心的安息吧!


责任编辑:齐梓怡

监督热线:010-63379766 监督举报邮箱:fzzglz@163.com 投稿邮箱:fzzglz2016@163.com
本网所发布各种新闻﹑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法治廉政网视"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常年法律顾问:策略律师事务所 法务联系:庞理鹏 执行主任律师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 09595 号
京ICP备16061882号-3 法治廉政网视 © 版权所有 (2017) | 网站地图